栏目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15817100116

联系人:威法律师

电话:15817100116

传真:020-82510229

地址:广州市黄埔大沙地东路319号保利中誉广场第11层1103-1104室

成功案例,广州律师咨询找广东威法律师事务所,是黄埔区律师事务所中具特色的新型综合性律师事务所,专业提供法律咨询,律师在线咨询,广州刑事辩护律师,婚姻律师,劳动法律师等,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彩案例 » 成功案例 » 广州萝岗商标侵权案

广州萝岗商标侵权案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13-03-02 04-34-43

        2012年,我发现关于商标的诉讼案件多了起来,什么双飞燕鼠标、联想电脑、佛山照明灯具等的商标侵权案在广州法院迅速增加,我问了些法院里的法官,他们说今年关于这方面案件确实增加了不少。因为,我也连续接了两单这样的商标侵权案,还有几单因为费用的问题还没定下来,而且都是作为“被告”的代理律师。我也同时问了熟悉的律师同行,也都有同感。这使我联想想起了“三打两建”。

       这里,我顺便举一单我代理的,作为“被告”的佛山照明商标侵权案,直接索赔额为10万。最后,经我的代理和力驳下,广州萝岗法院轻判被告5000元的赔偿。呵呵,我想这恐怕连诉讼成本都不够(赢了官司输了钱)。

附:广州萝岗法院 商标侵权案 的 代理词

代 理 词(被告)
 
尊敬的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依照法律规定,受本案被告朱某的委托,由律师担任被告的诉讼代理人。现我发表以下代理意见:
首先,据,原告方提供的《证据保全公证书》显示:2011年6月9日,原告代理人徐海龙及公证处二名人员,到被告处购买涉案产品。徐海龙“随即”将涉案产品交予公证处保管。2011年6月17日,徐海龙到公证处对涉案产品进行拍照,公证处将涉案产品封装后交予徐海龙保管。
另据,原告方提供的自我《鉴定证明书》显示:2011年6月15日,原告对涉案产品样品进行了检验比对,并陈述了三个不同点。
(一)代理人认为,原告的侵权事实主张及举证行为,不能证明本案侵权事实的成立,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
1、原告方提供的自我《鉴定证明书》实际上是属于原告对涉嫌侵权产品的主张及陈述。而不是《民事诉讼法》上的证据。原告方提供的自我《鉴定证明书》其实就讲述了一个问题,即:被告销售的产品不是“我”生产的,理由是,被告销售的产品和“我”的产品有三个不同点。
虽然,国家工商部门规定,商标使用人可以对涉案商品鉴定。但是,请合议庭注意,这是行政部门对处理行政案件,所规定的“证据”构成和证明力的指导意见。而不能约束人民法院对处理民事案件,一定要同样适用。
因为,民事诉讼上的“证据”构成和证明力,与行政诉讼上的“证据”构成和证明力是不能混同的。更不能与刑诉法上的“证据”构成和证明力混同。所以,原告所提交的自我《鉴定证明书》完全不符合民事诉讼法上所要求的“证据”构成和证明力。从其量也就是原告的自我陈述而已。不能将这一“证据”等同于民事诉讼法上的“鉴定结论”、“证人证言”之类的证据认定。如果,将原告的自我《鉴定证明书》认定为原告的“证据”,代理人认为,对被告是很不公平的。
再者,国家工商部门的规定是“部门规章”。“部门规章”对何为“证据”?作出指导或规定,直接涉及诉讼制度,有悖于法律。法院在处理民事案件时绝不能参照适用。因为,《立法法》第8条规定,诉讼制度只能制定法律。而法律只能由全国人大和常委会制定。
2、据,原告方提供的《证据保全公证书》显示:2011年6月9日至2011年6月17日期间,涉案产品一直由公证处单独保管。而原告方的《鉴定证明书》却显示:2011年6月15日,原告对涉案产品“样品”进行了检验比对。那么,原告是拿什么“样品”与其的产品进行比对的呢?因为,在原告的鉴定期间(时间),涉案样品根本就不在原告手里,其拿什么比对。广州公证处于2011年6月17日才将涉案产品封装后交予原告。
再据,《证据保全公证书》显示:2011年6月9日,原告代理人买到涉案产品后,“随即”将涉案产品交予公证处保管。在这期间原告是没有鉴定的环境和条件的。这是涉案产品在原告和公证处双方在场的情况下首次“出现”。涉案产品再次在原告和公证处双方在场的情况下“出现”,是2011年6月17日公证处将涉案产品封装后交予原告。因此,在这期间原告对涉案产品是根本就没有做任何鉴定的。
另外,如果,原告于2011年6月15日从佛山到广州公证处去查看涉案产品及检验,公证处为何不随即将涉案产品封装交予原告,而于二日后再交原告呢?再者,被公证处保全的证据必须稳定,是不能够随便动来动去、转手、触动等行为的,否则,就失去了保全的作用和意义及效力了。
再如果2011年6月17日原告到公证处取产品时,同时进行鉴定比对,而公证处却在这一天只见到原告代理人徐海龙对产品进行了“拍照”。
因此,代理人认为,原告为证明侵权事实的成立,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并且,原告的证据之间或原告的主张与证据之间颇为矛盾!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所以,代理人恳请法庭从法律程序的公证、完整、合法的目的出发驳回原告的主张,以维护法律程序公证。
(二)被告根据《商标法》第56条第3款的规定,即使构成侵权,应当也不承担赔偿责任。
涉案产品是被告从具有合法营业执照的位于广州市黄埔区东兴批发市场104-105号档口的“广州市黄埔区曹氏五金建材店”购买的。
被告是经合法登记的个体工商户,被告的主营范围是制冷设备、家用电器的维修,兼营零售制冷设备、家用电器、五金交电、日用百货等商品。
被告所零售的商品,绝大部分是建筑用五金铁(钢)材铁件类商品,而不是灯具。这一点从原告提供的证据四《公证书》中的第一张被告维修部的“照片”和被告的营业执照可以证明。
原告主张的涉案卤钨灯是用于建筑工地装修用的照明灯,由于国家对房地产的调控,现阶段用量极少。而且,被告地处开发区西区,位置偏远,经营地域狭小。周围已无建筑工地施工。
另外,被告虽是个体户,但不是国企,股份公司、超市、专卖店,因此对涉案的产品没有识别能力和经验。所以,在有人询问有无“涉案产品”卖时,才到批发市场以每只3.5元的单价购买了50只(一盒)涉案产品。因此,被告不知道买回了是假货还是真货。被告也以正常的市场价格以每只5元销售。原告在法庭上也确认其的零售价也是5元。如果被告知道涉案产品假货,那被告也自然会去买正货,因为,都是零售5元,按正常思维,价格一样,正品货当然要好卖多了,质量也有保证。
据以上,被告作为识别能力和经验较低的个体工商户,能从合法的经营主体处买回涉案产品,又以正常的市场价格出售,充分证明了被告的对注册商标商品的注意责任。由于被告不是专营灯具产品的商户,所以没有能力注意和识别那些灯具产品是侵权产品,也不知道那些灯具产品是正品。
再根据被告提供的证据,被告总共才批发回了50只产品,即使全卖出,才获毛利75元。
所以,被告买回来的涉案产品是真、是假,被告是不知道的,被告的购货渠道也是正规合法的,并且被告也说明了提供者。据法,在此情形下即使被告真的所购之货是假的,可不承担赔偿责任。
(三)最后,在法庭上开封的涉案产品,原告并无证据证明不是其生产的。也无证据证明其生产的是什么样产品。
因为,原告在法庭展示的产品虽然称是自己的产品,但无证据证明是不是原告的产品。众所周知,一个企业的产品首次投放市场后,会根据市场环境需求和反映,不断改进的自己的产品,自己的产品自然会有些不一样,原告在法庭陈述的产品不同点,只是些非常小得变化,现在也无法判定在法庭上展示的“产品”就不是原告的。所以,对于原告产品的鉴定不能就由原告一家说了算。
综上所述,代理人认为,原告诉被告商标侵权的事实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并且相互矛盾。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相关信息